文.圖/張清鴻(台北市福林國小自然科老師)

中午旗竿的影子一天比一天短,炎熱的太陽煎烤著大地,空氣中瀰漫著高溫的熱氣。校園裡的鳳凰木感染到這股熱氣,開出一樹火紅的花朵。於是,整個大地燃燒著六月熾熱的離情。

 

火紅的鳳凰花開滿了傘形樹冠。(87.09.03.拍攝於福林國小)

鳳凰木屬於豆科的高大喬木,高挺壯碩的樹幹,通常到一層樓高以上的地方才有分叉。多次分叉以後,形成一個傘蓋形狀的樹冠。外層的枝條長著綠葉,在沒開花的日子裡,活像一把撐開的綠色大陽傘,為樹下的小草、動物們遮住一些陽光和風雨。

鳳凰木的葉子都長在傘形樹冠的外緣,由於樹形高大,很難看清楚葉子的形狀和生長的型態。我拿著雨傘勾住低垂的枝條,把它拉低一點,仔細觀察一番。

鳳凰木的二回羽狀複葉,像一個有整齊巷道的大社區。(87.09.03.拍攝於福林國小)

鳳凰木的葉子屬於二回羽狀複葉。如果把小葉當做住家,那麼二回羽狀複葉就像一個有整齊巷道的大社區,而一回羽狀複葉只是一條單純的小街道。橢圓形的小葉有一段很短的小葉柄,而且有一個膨大的小葉枕。在寒冷、乾燥的時候,小葉枕和葉柄之間會形成離層,阻斷向小葉輸送水分的管道,小葉只好枯黃、掉落。因此,我們常在地上看到告別葉柄的小葉,卻不容易找到整片掉落的葉子。鳳凰木的花苞綠色。當鳳凰花的花冠掙脫了花萼的保護和束縛以後,紅色的花冠像綠葉中點燃的一把烈火,一下子就吞沒了整個傘形樹冠,整棵鳳凰木燃燒了起來。

由於鳳凰木的樹形高大,想要在樹下看清楚鳳凰花的構造,並不容易,就算是把課桌椅搬來墊在腳下,也無濟於事。還好,地上有不少的落花,也還可以找到完整的一朵。鳳凰花有五枚分離的綠色萼片,紅色的花冠是由五枚分離的花瓣組成的,屬於離瓣花。正上方的花瓣顏色和形狀都和其他四枚不同,具有標示花蜜所在、指引昆蟲前來吸食的功用。五枚大約等長的雄蕊中,突出一枚較長的雌蕊。把花冠、雄蕊群一一拔掉以後,雌蕊的構造看得更清楚了。子房像一把狹長的迷你寶刀,頂著一小段的花柱和柱頭,透過10X或30X的放大鏡觀察,只找到幾粒花粉粒。或許是昆蟲等小動物來得太慢了,沒來得及受粉,整朵花就掉下來了。在地上也可以找到脫落的花瓣和雄蕊,在它們所屬的花朵的雌蕊受粉後,它們失去了功用,只好掉落在地,期盼著「化作春泥更護花」。

鳳凰樹掉落地面的整朵花,是觀察花朵構造的最好材料。(83.06.03.拍攝於台灣神學院)

在缺乏玩具的年代裡,鳳凰花是一種不必花錢的組合玩具。在地上撿一朵完整的落花,拔一枚萼片擺中間當身體,兩側各排兩枚花瓣當翅膀,身體的前端加兩枚雄蕊當觸角,一隻展翅欲飛的蝴蝶就完成了。由於鳳凰花的萼片、花瓣、雄蕊都含有不少水分,在自然的狀態下,這隻蝴蝶並不能長久保存。如果你想要為這一季的熱情留下永琲漲^憶,一部可以近攝的像機,可能是最方便的助手了。將它黏在西卡紙上,寫一些感性的話,送給即將畢業的同學也不錯。

結實纍纍的鳳凰木莢果,是小俠客未來腰間的寶劍。(85.12.22.拍攝於天母公園)

暑假過後,大部分的鳳凰花都謝了。送走了一季的熱情如火後,受過粉的雌蕊發育成綠色的莢果。到了冬季,掛滿一樹的深褐色莢果,正是鳳凰花熱情如火的最佳「結果」。調皮的男孩站在樹下,抬頭望著,心底浮起一個想法:樹上的寶刀,何時才能配掛在本大俠的腰帶上呢?